原谅就是解脱 知足就是放下

 
  
  她今年59岁,从年轻至今都是非常勤劳能干的的女人。用家乡的老人说,她是那种摔倒在地都要抓一把沙子的人。按理说以她的精明与能干生活至少应该是安稳无忧的。可是,人的命运不一定与能不能干成正比。当她和丈夫通过辛勤劳作,盖起还算像样的房子,给唯一的儿子成家后,刚刚享受天伦之乐时,丈夫突然因病去世。2011年,儿子、儿媳为了让清贫的家可以好过一些,在亲朋好友的帮忙下,借了30万钱去巴西做劳务。可是本钱还没还清,儿子被查出患肝癌晚期。被送回国后没多久医治无效去世了。给这个本就负债的家庭雪上加霜。儿子给她留下了几十万的债务和一个未满十岁的男孩。
  
  这是偶尔回家乡时,村里的人们时常以同情的语气说给我听的事。虽然没有在家乡生活,对她并不熟悉,可是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。想起政府计生部门有一块特别救助。可是要强的她是不愿意去求助的。所以,偶自动找了相关部门咨询。得知只有五千元补助,对于这个家庭来说,是杯水车薪,可是多少也是帮助。
  
  政府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,必须提供许多的材料。必须层层上报。对于一个农村妇女来说,对于一个刚刚失去唯一的儿子的女人来说,让她去办理自然麻烦,偶就自告奋勇全程包办。
  
  第一关:村居。心想这事村里的人谁都知道,应该很好办。而且我很少回去,村干部没认识几个,也不知道村里谁管印,就让她自己去。在她去找村干部的时候,姑姑跟我说,现在的村干部如果不给好处,可能不一定办得来。我说,不可能的,这样的家庭他们哪里好意思要好处费。谁知道没多长时间,她回来跟我说,两个村干部互相推诿,说不知道怎么开证明,让我过去看一下。看来姑姑没有乱说。非常简单的家庭真实情况,村干部竟然说不会开。最后可能多少是给我面子才免为其难开了证明盖了章。
  
  第二关:镇政府。我把所有材料和审批表拿到镇里给镇长签字,她看完材料,二话没说让下乡的管印干事立即回单位盖章。在等待的过程中镇长亲自给我泡茶,等事情办完后是午饭时间,镇长还请我在镇食堂一起吃工作餐。(老实说,那食堂办的不怎样,不如我们单位)
  
  第三关:区计生协会。和镇长一样,会长看了材料,二话没说,让干事立即办理。期间也亲自给俺泡茶。还说如果我没空他让干事帮我把材料送到市里。以后如果有机会他一定帮忙这个贫困家庭的。
  
  最后一关:市计生协会。给办事的人打电话,问她什么时候有空,我把材料送过去。她说,这个不急,看我时间,因为得一批同时研究。最好是周末去,她有时间还可是请我吃饭。
  
  老实说,昨天开始的时候真的被村干部的行为激怒。可是,一层层下来,看到政府各级领导的善良,偶怒气渐消,咱可不做“三季人”。
  
  (附:三季人的故事:有一天,孔子的一个学生在门外扫地,来了一个客人问他:“你是谁啊?”他很自豪地说:“我是孔先生的弟子!”客人就说,“那太好了,我能不能请教你一个问题?”学生很高兴的说:“可以啊!”他心想:你大概要出什么奇怪的问题吧?客人问:“一年到底有几季啊?”学生心想,这种问题还要问吗?于是便回答道:“春夏秋冬四季。”客人摇摇头说:“不对,一年只有三季。”“哎,你搞错了,四季!”“三季!”最后两个人争执不下,就决定打赌:如果是四季,客人向学生磕三个头。如果是三季,学生向客人磕三个头。孔子的学生心想自己这次赢定了,于是准备带客人去见老师孔子。正巧这是孔子从屋里走出来,学生上前问道:“老师,一年有几季啊?”孔子看了一眼客人,说:“一年有三季。”“不争就是慈悲,不辩就是智慧,不闻就是清净,不看就是自在,。对任何人任何事,当你要发脾气时,当你情绪很不稳定的时候,你就想那是“三季人”,是“三季人”做的事,马上就会心平气和了。)

上一篇:后悔了今天晚上自己犹豫的决定

下一篇:偶尔回乡 常被人犹疑着追问来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