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尔回乡 常被人犹疑着追问来历

 那天,如果不是有人催促,我想,我会在树下端坐,直到天黑。
       
       风微微吹。睁开一只眼,偷窥。杏花飘落,纷纷如雪。还好,不算多。更多的杏花,端坐枝头,从从容容。
 
       舒一口气,继续打坐。
 
     
 
 
       杏花落在头上,脸上,手心里,香气一阵阵。
      心,忽然就乱了,心猿意马。
   
       想起很多前尘往事。
 
       
      很久很久以前,久到我已记不起年岁。
      一个小女孩,瘦,枯黄,扎两条羊角辫,头发蓬蓬乱,走在放学的路上。
 
      是三月,小阳春,人在阳光下走,像一块快被融化掉的巧克力。
 
    一颗无辜的石子 ,被小女孩一脚踢进路边的沟里。
      顺着石子滚落的方向,再向远处。一株杏树正开着花。
      
      树是多年老树,虬枝横斜。花是年来新花,团团簇拥。
      上是晴天,湛蓝;下是麦田,碧绿。中间是杏花,如雪。     
 
 
     女孩呆住了,怔怔地立着,就那么看着。
 
     回到家,母亲一边嗔怪一边盛饭。
 
     女孩一边吃饭,一边想着那株杏花:真美啊!
 
 
 
       多年之后,杏树老去,踪迹不可寻觅;
       母亲也已经离去,再不能见。
       而我,亦渐渐老去,面目不复当年,。
      
      故乡,渐渐只存在于回忆之中。
 
      还有其他一些事。
 
     也是三月,太阳是你能想象到的最好。
 
     好友邀我去田里挖野菜。
 

上一篇:原谅就是解脱 知足就是放下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