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辖区内的残破关帝庙修缮一新

 
  “这个……”村会计卡巴着刚才让烟呛红的小贼眼儿,说不出话。
  瓜崽跑了过来,拉着瓜爷指了指东山那边通往这里的路上;两辆三驴蹦子车“蹦、蹦、蹦”的开过来了。东山那边来收瓜的二道贩子到了。昨天他们和瓜爷商量,要把地里罢园的瓜都买走,准备拉到东山古塔下卖。
  瓜爷出来和瓜贩子打招呼,村会计也尴尬的跟在瓜爷腚后面。
  一个瓜贩子一边扒拉着路边的瓜看,一边说:“瓜爷呀!现在是旅游旺季,什么水果都好卖,古塔现在很有名气,东山后那个靠山屯,把他们管辖区内的残破关帝庙修缮一新,又出钱给关老爷再塑了金身,光门票和香火钱就收了不少,村干部个个脑满肠肥的,那里已经成旅游风景区啦,还准备和你们古塔村搞联合呢,利用你家老屋和路边这几亩地,成立“农家乐”旅游观光一条龙,……。瓜贩子不认识村会计,信口开河的说着。
  瓜爷回头看来村会计一眼:“一条龙个屁!我还没答应呢,没了房子没了地,让我们咋活?草他妈滴,村干部想一出是一出,唱戏玩呐?看人家拉屎,屁眼儿就刺挠,你算一算,他们做的哪一项是给老百姓谋福利的?别的不说,你看这条路,说是‘村村通公路’为农民造福。修的时候,张三包给李四,李四再包给王二麻子,好不容易修完了,不到二年,现在成什么样啦?真正他妈的豆腐渣工程。占用了我二亩多地,才给了我两千块钱,分四回给,我一去问,就说:现在村里没钱,欠不黄我。可有黄的!关帝庙门前的饭店让他们给吃黄了,欠人家十来万!……”
  村会计在后面嘟囔说:“是好几个村欠的,咱村少……”他转过身把手里合同往怀里揣,从怀里拿出一支烟叼在嘴上,假装上下衣服兜找打火机。又拿一支烟递给瓜贩子,说借火用用,瓜贩子摇摇头说:我俩都不抽烟,没火,瓜爷有火。
  瓜爷接茬说:“我他妈的是有火,火大了去了!”
  村会计尴尬的说:“那,我还是回家抽吧,瓜爷,我有事儿先回去了,……”
  另一个瓜贩子接着说:“俺们都听说了,欠你家那点儿钱要回来不容易,是你儿子喝醉了酒,躺在老屋门前路上不让过汽车,村里才给的。这回村里要用你家老屋办农家乐,占你家瓜地做果园采摘,不是给动迁补偿款十来万吗?我们不信,村里哪能让你老吃亏呀!你家不是有亲戚在村里当干部嘛?”
  村会计听见这话,加快了脚步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某地方下雨把破烟囱底下冲出来一道深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