夹着破包又转悠到院子里的老树下

 
  进了屋,瓜崽告诉瓜爷:那天,他去烟囱根儿底下想尿尿,看见雨水在房山头冲出一道深沟,把烟囱的地基都给冲出来了。瓜崽发现沟里有一块好看的瓦片,把脚丫子伸进去一踢,踢出来好几块瓦当,他就一块块挖出来,放在烟囱洞里了。本来想告诉爷爷的,他天天忙着帮爷爷买瓜,忙得忘了。
  爷孙俩把瓦当摆放在炕上,在灯底仔细看:这些瓦当纹饰以动物形象的居多,有鹿、四神、鸿雁、鱼,还有变化的云,还有带文字的,内容都是吉祥语,如长乐未央、长生未央、与天无极,等等,还有莲花、蟠龙纹的瓦当,爷爷都认识,是太爷爷教他的。
  爷爷反复看,数了数,说:“不对呀!瓜崽,你发现的就这么多吗?你鼓捣这些东西时候,没人看见吧?……”
  “爷爷呀,我知道你喜欢这些东西,我没告诉别人,连桂花姐来给我送一本二年级旧课本,我宁可给她几个大甜香瓜,都没告诉她,除了你,她对我最好,那我也没告诉她,怕她回家告诉六爷,我最烦她爷爷了。……”
  瓜崽揭开炕席,拿出桂花给他的二年级课本让爷爷看:“你看,桂花姐教我认识很多字了,还教我朗读课文呢,……”这一次他话说得特别清楚。他手里翻弄着课本,心思没在瓦当上。
  瓜爷拿过来课本看一眼说:“嗯,好,我孙子聪明!以后有钱了把你嘴治好,你多多认字上学时就能跟上趟儿,老师就能表扬你,你学习好,别的同学就不敢瞧不起你。”
  “爷爷,六爷不是说村里要买咱们家老屋吗?给好几万块钱,咱们家不就有钱了吗?……哎呀,可也是,六爷说话从来不算数,他说话没准儿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瓜崽看着爷爷鼓捣瓦当,小声嘀咕着。
  “连你都不信,我信他?那些人都是不管别人死活的人,好事也能给你办成坏事儿,不会让穷人占便宜的,千万不能再上他们的当了。”
  瓜爷一边说一边找来几块破布,把瓦当一块块的包了起来,在老屋转了一圈想藏起来,拿不定主意放在哪儿。他夹着破包又转悠到院子里的老树下,瓜崽在腚后跟着。
  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,瓜崽看着瓜爷回来转悠,就不耐烦的说:“爷爷呀,你都把我转悠迷糊了,折腾一晚上了,这些破瓦头子有啥用啊?像藏钱似的!个头尺寸也不一般大,修老屋也用不上,瞅着倒是挺好看的,就你喜欢这些破玩意儿,谁还能偷去是咋地!”
  瓜爷回头对孙子说:“瓜崽呀,你想想,要是不值钱,你太爷能把这些东西藏起来?那都是古董啊!有朝一日把它卖给识货的,一定值不少钱呢。有钱了,就能把你的嘴治好,你就能上学。唉!……”
  瓜爷抬头看着老树茂密的枝叶,用满是老茧的手拍了一下树身:“这棵树就是你太爷栽的,祖祖辈辈就你太爷有文化,念过大书,可最后经不起那些人打他,斗争他,还是吊死在这棵老树上了。临死前暗示过我,没什么留给我的,他说他傻,书念多了,花大价钱买了些破瓦头子,最值钱的就是那四块:四神兽瓦当。当时在南方他花好几百大洋买的。你想想,好几百大洋,现在得值多少钱?可那四块四神兽瓦当哪去了呢?……”
  “爷呀!还是把这些瓦当先放回烟囱洞里吧,堵上砖头没人知道。我想那四块值钱的瓦当啊,一定还在烟囱根儿底下,等你把我爸找回来,就让他把要倒的烟囱拆了,把神兽瓦当挖出来,卖了,咱们就有钱了。” 瓜崽说着,拿过裹着瓦当的破布包,放回了烟囱洞里。

上一篇:某地方下雨把破烟囱底下冲出来一道深沟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