鼻涕眼泪的在老屋门槛上坐着

 
  “咋了?我儿子他咋了?苦瓜出什么事了?”瓜爷不咳嗽了,急忙站起来问。
  “我儿子打电话来告诉我,工地的官司打赢了,老板把二年工钱都给你儿子了,和你儿媳妇搞破鞋的那个人,找苦瓜喝酒,唠扯离婚的事情,你儿子不好好说话,和人家打起来了,把那小子打残废了,可能得判刑,就这个事儿,你要是懂事儿呢,我就帮帮你,处理这个事儿,你要是不懂事呢,那,你儿子的事儿,就是个大事儿!……”
  六爷说完了绕口令似的一番话,两只手一摊,歪了一下大脑瓜子,转身踢一脚碍事的雕花大青砖,悻悻走了。
  …… ……
  瓜爷今天不摆瓜摊儿了,他围着老屋前后左右转悠了好几个来回儿,又去瓜地里转悠了半天,回来时,看见村会计手里拿着一份合同,鼻涕眼泪的在老屋门槛上坐着,正等着瓜爷呢。
  村会计上前说:“瓜爷呀!村长让我找你把合同再签一下字,我刚才想进屋看看这老屋,怎么重新改造一下,你瞅瞅!你孙子说:他要做饭,嫌我碍事,故意弄得屋里冒烟咕咚的,看这把我呛得,咳咳咳!”他揉着眼睛,假装咳嗽两声。
  瓜爷没理他,直接进了老屋,把灶坑里的柴火拨拉出来,踩了两脚。领着瓜崽出来到路边,指着瓜地告诉瓜崽:看好路边的那一堆瓜,昨天定好了,一会儿瓜贩子来收罢园瓜,来了就喊爷爷一声,先别让人进瓜地乱祸祸,瓜地里要留一部分没熟透的瓜。瓜崽点头答应着去了。
  瓜爷回到院子里,坐在大青砖上,拿出烟袋在烟荷包里使劲儿豁拢着。村会计讨好的递上一支烟,瓜爷没要。村会计又递上合同让瓜爷看,瓜爷摇摇头说:不认识字。
  村会计苦着脸,说:“瓜爷呀,我是公事公办,上一次拖欠你的补偿款没及时给,不是我的意思,我也是听呵的人啊!这一次不能啦,六爷不是给你说了嘛,签字就是走一下过程,现在是旅游旺季,合作方着急想马上动工,钱是旅游开发公司给现款,你签字就马上给,……”
  “那我现在签字你马上给吧!你让我看看钱在哪呢?你带来了吗?给多少?村里还有地给我盖房子吗?上东山上盖去呀?糊弄谁呢呀?”瓜爷歪着头,眼睛瞪着他。

上一篇:村里和城里的一个旅游公司搞联合

下一篇:坐七点钟去城里的长途汽车